•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足球联赛新闻

马德兴专栏:中超重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时间:2020-06-08 07:45:23   作者:体育资讯网   来源:体育资讯网   阅读: 0   评论: 0
内容摘要:两会刚刚落幕,国家体育总局就在5月29日下发了《体育总局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与体育工作领导小组关于有序恢复体育赛事活动的指导意见》的文件,对于体育赛事的全面启动出台了明确的规定。这其中,中超赛事的重启也被明确提及,“应单独制定赛事恢复工作方案,经审核评估后实施。”这也意味着中......

两会刚刚落幕,国家体育总局就在5月29日下发了《体育总局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与体育工作领导小组关于有序恢复体育赛事活动的指导意见》的文件,对于体育赛事的全面启动出台了明确的规定。这其中,中超赛事的重启也被明确提及,“应单独制定赛事恢复工作方案,经审核评估后实施。”这也意味着中超联赛很快将会重新走进人们的视线之中。不过,这个“很快”究竟有多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明确的数字,至少截止上月底,中国足协尚未正式向更高一级管理部门递交赛事启动的申请报告。

1、确认开赛乃当务之急


5月中旬,中国足协曾在上海召集中超、中甲、中乙三级职业联赛俱乐部的总经理进行工作会议,就今年三级职业联赛的赛制、赛程以及相关安排进行部署。会后,围绕着各级联赛的说法颇多,特别是对于可能采取的赛制议论颇多。但是,就当下的现实情况而言,能够让国内的三级联赛在今年年内正常地展开、让比赛打起来,就已经是一大“胜利”了。至于赛制以及赛程问题都已经不再重要,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必须要承认一个现实,尽管疫情的原因,各方面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中国足球当然不例外。但是,足球在中国国内的地位还是相对较低的,各界对足球这项运动的认识与认知依然还仅仅只是停留于“仅仅只是一个竞技项目”这个层面上,根本就不会从“足球是生活中的一部分”这个角度去考虑。这就像韩国K联赛5月初已经重启、德甲联赛也已经重启,而且疫情在这两个国家尚未完全消失,但他们之所以重启联赛,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足球在他们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更为重要,不仅仅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更已经成为了某种“刚需”,一如一日三餐。所以,他们的社会生活秩序稍微恢复一些,足球马上便重新进入到老百姓的视线之中,尽管像韩国和德甲眼下采取了空场的举措,可没有人因此能够否认这两个国家的人们对足球的那种情结。


而且,足球对于这两个国家社会日常生活的恢复所起到的作用同样不可低估。就像英超很快也将重启,一如英国外相多米尼克·拉布所说的那样,他本人希望英超联赛能够短时间内迅速重启,“我认为联赛的重启将提升整个国家的士气,人们想看到我们重新回来工作、孩子重返学校,当然更包括体育赛事的重归。”换而言之,足球在这些国家和地区中的社会地位也就无需多言。但是,我们现在完全达不到。或许,我们的普通球迷有这样的需求,但仅仅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记得20年前也就是2000年5月25日,劳伦斯世界体育奖正式在摩纳哥问世,伟人曼德拉曾发表过体育史上最著名的一个演讲,“体育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当下疫情下的中国需要全方位复苏,其实更需要足球与体育的力量。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所需要的恐怕就不是再去争论具体的赛制、赛程问题,而更应该携手,让整个社会都更清楚足球之于当下更为重要的意义与价值,从而让足球比赛尽快回归。这其实才是当务之急。换而言之,国内三级俱乐部最为重要的就是联合起来,想办法游说相关部门,能够让三级职业联赛尽快重启。只要有了“重启”这个明确的信号,再讨论赛制、赛程等问题也为时也还不晚。


据悉,在5月中旬的上海联赛工作会议之前,中国足协就已经正式第一次提交了重启联赛的书面报告,但很快就被驳回。这之后,中国足协一直在进一步完善具体的方案,而且也根据相关部门的要求,对包括各级三级职业联赛在内的各项足球赛事进行细致的补充、修改,目前相关改稿工作已近尾声,并将很快以书面报告方式再一次提交上报给体育总局。


2、防疫防控为优先原则


但不管如何,在国内疫情防控已取得了阶段性成果的大背景下,即便是足球联赛重启,依然要坚持防控优先的原则,这是不容商讨的底线。正如总局在通知中所说的那样,“全面落实‘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总体防控策略,认真贯彻关于复工复产的相关要求,审慎、安全、有序恢复体育赛事和活动。”特别是,足球比赛的情况较为特殊,必须要确保安全,要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首位,要结合举办地疫情防控的实际情况,不能因赛事又导致新的聚集性疫情传播。所以,足球赛事能否重启,除了要根据疫情发展的情况进行评估之外,恐怕更需要采取非常规的方式来恢复比赛。


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李颖川就曾表示,此前中超和CBA采用主客场制,在多个城市举行,要恢复重启赛事可能便要遵守几个原则、采取一些新措施。譬如,要严格按照防控疫情要求调整赛制,由主客场制改为赛会制;再譬如要缩短赛期,像CBA在50天或60天内完成剩余的比赛。另外,比赛场馆和相关饭店要集中封闭,而且应集中在一个城市或两个城市进行比赛等。而且,疫情防控下,在场馆里举行的赛事应符合一个原则,就是现场零观众的空场比赛。同时,还要采取一些防控措施,比如核酸检测、体温测量、场馆消毒等。


李颖川表示,中超的参赛队伍比较多,涉及区域广,如果还要打主客场制,则恢复比赛就要看疫情的发展,现在相关部门正做评估的方案,“要在积极、开放的心态下,在疫情防控的要求下做好预案,特别是疫情防控的预案,确保安全。”而对于外援的问题,李颖川称,如果复赛,已经在境内的外援该参赛的可以参赛,但仍在国外的外援要再回来参赛,则要经过非常严格的防控措施才可以参赛。”


实际上,中国足协也是根据总局的指示精神在展开各项具体的工作。譬如,韩国K联赛在5月初重新开赛,德甲联赛也在5月中旬重启,两国联赛管理部门都有详细而完整的防疫方案。中国足协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拿到了相关材料进行研究,同时结合本国的实际情况以及相关要求,细化国内职业联赛的防疫要求及预案。特别是,在第一次书面报告被打回之后,中国足协将工作重心就一直放在以“防疫工作”为核心要素方面,进一步细化各项足球赛事的防疫及竞赛预案。


体育总局5月底发布的“指导意见”虽没有明确国内各项体育赛事的开赛日程,特别是像中超联赛何时重启的问题并没有答案,但至少向外界传递出一个积极的信号,即只要赛事筹备工作符合国家及地方防疫、抗疫的相关规定,能确保参与人员的健康与安全,则中超重启就不是“梦”。


3、赛会制或将主导联赛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由于中国足协此前承诺将给各级俱乐部球队留出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进行赛季前的备战时间,而且还将增开转会窗口以便各俱乐部引进新援、完成转会,因而,今年中超联赛在6月底开赛的可能性恐怕并不大,如果能够在7月份展开,已是相当不错的情况了。而且,鉴于各方面的实际情况,不管是中超、中甲还是中乙联赛,以赛会制方式完成今年一年的赛事恐怕将是大概率事件。


当然,在很多人看来,这早就不像联赛了,但在今年疫情的特殊情况下,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即便是像欧洲诸多重启足球赛事的国家和地区,也不得不放弃原有的主客场制,甚至不惜采用赛会制方式。至于球迷无法入场、以空场进行比赛,更是为绝大多数国家所采用。像中国地方如此之大,防疫压力不小,因而采用赛会制相比而言更有可操作性。


在之前上海召开的联赛工作会议期间,不管是中超、中甲还是中乙,“主客场制”依然是首选的赛制,即便是像中超联赛所推出的按照蛇形对阵方式将参赛队进行分组,采用“常规赛+季后赛”模式,在常规赛中也依然是按照主客场制进行的。中甲联赛则维系主客场制不变、18支球队进行34轮角逐。中乙联赛则拟定的还是分区主客场制,实施“常规赛+季后赛”模式。也就是说,谁都清楚:既然是联赛,就应该尽可能以主客场制的方式让所有参赛队在公平环境下展开竞争。可实现情况却让主客场制难以实施,“赛会制”也是无奈之下的一种解决方式。


根据相关指示精神,今年三级联赛最终有可能全部以赛会制进行。像中超联赛之前已经有过明确说法,即16队分成两组。在分组确定之后,两个组很有可能安排在两个赛区进行,当然,这种“赛区”并非传统意义上的一个赛地,而是由上海与江苏组成一个赛区,这两个地方有多个符合标准的场地,可以密集进行比赛;另一个则是由广州与深圳组成,这两个地方也有多个符合标准的场地,能够满足各中超球队的比赛要求。


而中甲联赛,有可能按照蛇形排阵方式,将18队分为三个小组,安排在三个赛区进行。同样,中乙联赛的34支参赛队(即21家中乙俱乐部+1支U19国青队+12家报名的中超U23队)则有可能分成了两个组或三个组,同样以赛会制进行。一旦采用赛会制,其实真正需要考虑的恐怕就是国内哪些地方或基地可以满足实际比赛的需求。


当然,对中超联赛来说,赛程安排方面还需要考虑亚冠联赛以及男足国家队出战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小组赛的问题,因为亚足联与国际足联迄今为止都没有给出明确的时间表,这也让中超联赛很难有一个明确的赛程。但无论如何,联赛能够重启、今年中国足坛没有因为疫情取消赛事,这就已经算是一个利好消息了。​​​​

"};
企鹅新闻首页 >足球 >新闻详细

马德兴专栏:中超重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2020-06-01 08:41

两会刚刚落幕,国家体育总局就在5月29日下发了《体育总局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与体育工作领导小组关于有序恢复体育赛事活动的指导意见》的文件,对于体育赛事的全面启动出台了明确的规定。这其中,中超赛事的重启也被明确提及,“应单独制定赛事恢复工作方案,经审核评估后实施。”这也意味着中超联赛很快将会重新走进人们的视线之中。不过,这个“很快”究竟有多快?没有人可以给出一个明确的数字,至少截止上月底,中国足协尚未正式向更高一级管理部门递交赛事启动的申请报告。

1、确认开赛乃当务之急


5月中旬,中国足协曾在上海召集中超、中甲、中乙三级职业联赛俱乐部的总经理进行工作会议,就今年三级职业联赛的赛制、赛程以及相关安排进行部署。会后,围绕着各级联赛的说法颇多,特别是对于可能采取的赛制议论颇多。但是,就当下的现实情况而言,能够让国内的三级联赛在今年年内正常地展开、让比赛打起来,就已经是一大“胜利”了。至于赛制以及赛程问题都已经不再重要,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必须要承认一个现实,尽管疫情的原因,各方面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中国足球当然不例外。但是,足球在中国国内的地位还是相对较低的,各界对足球这项运动的认识与认知依然还仅仅只是停留于“仅仅只是一个竞技项目”这个层面上,根本就不会从“足球是生活中的一部分”这个角度去考虑。这就像韩国K联赛5月初已经重启、德甲联赛也已经重启,而且疫情在这两个国家尚未完全消失,但他们之所以重启联赛,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足球在他们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更为重要,不仅仅只是生活中的一部分,更已经成为了某种“刚需”,一如一日三餐。所以,他们的社会生活秩序稍微恢复一些,足球马上便重新进入到老百姓的视线之中,尽管像韩国和德甲眼下采取了空场的举措,可没有人因此能够否认这两个国家的人们对足球的那种情结。


而且,足球对于这两个国家社会日常生活的恢复所起到的作用同样不可低估。就像英超很快也将重启,一如英国外相多米尼克·拉布所说的那样,他本人希望英超联赛能够短时间内迅速重启,“我认为联赛的重启将提升整个国家的士气,人们想看到我们重新回来工作、孩子重返学校,当然更包括体育赛事的重归。”换而言之,足球在这些国家和地区中的社会地位也就无需多言。但是,我们现在完全达不到。或许,我们的普通球迷有这样的需求,但仅仅只是一小部分而已。


记得20年前也就是2000年5月25日,劳伦斯世界体育奖正式在摩纳哥问世,伟人曼德拉曾发表过体育史上最著名的一个演讲,“体育拥有改变世界的力量”。当下疫情下的中国需要全方位复苏,其实更需要足球与体育的力量。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所需要的恐怕就不是再去争论具体的赛制、赛程问题,而更应该携手,让整个社会都更清楚足球之于当下更为重要的意义与价值,从而让足球比赛尽快回归。这其实才是当务之急。换而言之,国内三级俱乐部最为重要的就是联合起来,想办法游说相关部门,能够让三级职业联赛尽快重启。只要有了“重启”这个明确的信号,再讨论赛制、赛程等问题也为时也还不晚。


据悉,在5月中旬的上海联赛工作会议之前,中国足协就已经正式第一次提交了重启联赛的书面报告,但很快就被驳回。这之后,中国足协一直在进一步完善具体的方案,而且也根据相关部门的要求,对包括各级三级职业联赛在内的各项足球赛事进行细致的补充、修改,目前相关改稿工作已近尾声,并将很快以书面报告方式再一次提交上报给体育总局。


2、防疫防控为优先原则


但不管如何,在国内疫情防控已取得了阶段性成果的大背景下,即便是足球联赛重启,依然要坚持防控优先的原则,这是不容商讨的底线。正如总局在通知中所说的那样,“全面落实‘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总体防控策略,认真贯彻关于复工复产的相关要求,审慎、安全、有序恢复体育赛事和活动。”特别是,足球比赛的情况较为特殊,必须要确保安全,要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首位,要结合举办地疫情防控的实际情况,不能因赛事又导致新的聚集性疫情传播。所以,足球赛事能否重启,除了要根据疫情发展的情况进行评估之外,恐怕更需要采取非常规的方式来恢复比赛。


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李颖川就曾表示,此前中超和CBA采用主客场制,在多个城市举行,要恢复重启赛事可能便要遵守几个原则、采取一些新措施。譬如,要严格按照防控疫情要求调整赛制,由主客场制改为赛会制;再譬如要缩短赛期,像CBA在50天或60天内完成剩余的比赛。另外,比赛场馆和相关饭店要集中封闭,而且应集中在一个城市或两个城市进行比赛等。而且,疫情防控下,在场馆里举行的赛事应符合一个原则,就是现场零观众的空场比赛。同时,还要采取一些防控措施,比如核酸检测、体温测量、场馆消毒等。


李颖川表示,中超的参赛队伍比较多,涉及区域广,如果还要打主客场制,则恢复比赛就要看疫情的发展,现在相关部门正做评估的方案,“要在积极、开放的心态下,在疫情防控的要求下做好预案,特别是疫情防控的预案,确保安全。”而对于外援的问题,李颖川称,如果复赛,已经在境内的外援该参赛的可以参赛,但仍在国外的外援要再回来参赛,则要经过非常严格的防控措施才可以参赛。”


实际上,中国足协也是根据总局的指示精神在展开各项具体的工作。譬如,韩国K联赛在5月初重新开赛,德甲联赛也在5月中旬重启,两国联赛管理部门都有详细而完整的防疫方案。中国足协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拿到了相关材料进行研究,同时结合本国的实际情况以及相关要求,细化国内职业联赛的防疫要求及预案。特别是,在第一次书面报告被打回之后,中国足协将工作重心就一直放在以“防疫工作”为核心要素方面,进一步细化各项足球赛事的防疫及竞赛预案。


体育总局5月底发布的“指导意见”虽没有明确国内各项体育赛事的开赛日程,特别是像中超联赛何时重启的问题并没有答案,但至少向外界传递出一个积极的信号,即只要赛事筹备工作符合国家及地方防疫、抗疫的相关规定,能确保参与人员的健康与安全,则中超重启就不是“梦”。


3、赛会制或将主导联赛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由于中国足协此前承诺将给各级俱乐部球队留出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进行赛季前的备战时间,而且还将增开转会窗口以便各俱乐部引进新援、完成转会,因而,今年中超联赛在6月底开赛的可能性恐怕并不大,如果能够在7月份展开,已是相当不错的情况了。而且,鉴于各方面的实际情况,不管是中超、中甲还是中乙联赛,以赛会制方式完成今年一年的赛事恐怕将是大概率事件。


当然,在很多人看来,这早就不像联赛了,但在今年疫情的特殊情况下,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即便是像欧洲诸多重启足球赛事的国家和地区,也不得不放弃原有的主客场制,甚至不惜采用赛会制方式。至于球迷无法入场、以空场进行比赛,更是为绝大多数国家所采用。像中国地方如此之大,防疫压力不小,因而采用赛会制相比而言更有可操作性。


在之前上海召开的联赛工作会议期间,不管是中超、中甲还是中乙,“主客场制”依然是首选的赛制,即便是像中超联赛所推出的按照蛇形对阵方式将参赛队进行分组,采用“常规赛+季后赛”模式,在常规赛中也依然是按照主客场制进行的。中甲联赛则维系主客场制不变、18支球队进行34轮角逐。中乙联赛则拟定的还是分区主客场制,实施“常规赛+季后赛”模式。也就是说,谁都清楚:既然是联赛,就应该尽可能以主客场制的方式让所有参赛队在公平环境下展开竞争。可实现情况却让主客场制难以实施,“赛会制”也是无奈之下的一种解决方式。


根据相关指示精神,今年三级联赛最终有可能全部以赛会制进行。像中超联赛之前已经有过明确说法,即16队分成两组。在分组确定之后,两个组很有可能安排在两个赛区进行,当然,这种“赛区”并非传统意义上的一个赛地,而是由上海与江苏组成一个赛区,这两个地方有多个符合标准的场地,可以密集进行比赛;另一个则是由广州与深圳组成,这两个地方也有多个符合标准的场地,能够满足各中超球队的比赛要求。


而中甲联赛,有可能按照蛇形排阵方式,将18队分为三个小组,安排在三个赛区进行。同样,中乙联赛的34支参赛队(即21家中乙俱乐部+1支U19国青队+12家报名的中超U23队)则有可能分成了两个组或三个组,同样以赛会制进行。一旦采用赛会制,其实真正需要考虑的恐怕就是国内哪些地方或基地可以满足实际比赛的需求。


当然,对中超联赛来说,赛程安排方面还需要考虑亚冠联赛以及男足国家队出战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40强赛小组赛的问题,因为亚足联与国际足联迄今为止都没有给出明确的时间表,这也让中超联赛很难有一个明确的赛程。但无论如何,联赛能够重启、今年中国足坛没有因为疫情取消赛事,这就已经算是一个利好消息了。​​​​


相关评论
足球资讯,球员身价排名,世界杯时间,欧洲杯比赛,NBA篮球资讯